中國化肥行業巨虧上百億!

眼下,又到了春耕時節,很多地方春耕生產都在如火如荼地開展中。往年這個時候,由于化肥等農用物資需求量大,很多化肥廠在這個時候都是開足馬力生產,以保障春耕化肥供應。但是今年我們卻聽說,在山東省臨沭縣,幾年前,當地的化肥企業有上百家,但現在已是大量關停倒閉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
山東臨沭二三十家化肥企業深陷“倒閉關停潮”

山東省臨沭縣是山東化肥企業較為集中的地方。據當地業內人士介紹,這里的化肥企業大約有100來家,最紅火的時候是在十年前,每家企業門口,都有等待取貨的經銷商和客戶,拉貨的車隊經常要排出幾公里遠。而最近幾年,這里的化肥企業,正在經歷一場陣痛,絕大多數企業都倒閉或停業了,剩下的大約只有40來家。這一冷一熱的背后,究竟經歷了什么呢?

4月7日,央視財經記者來到了已經停產的山東旭洋肥業有限公司。在車間倉庫《經濟半小時》記者看到,右邊靠墻的地方,已經被一堆堆化肥堆滿,大約有2、3米高。一位在場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這些化肥都是停產之前堆放在這里的。

工作人員:現在不生產了,這個工廠,非常的難弄。

正說著,一位公司負責人迎面走了過來。簡短交流之后,他帶著記者來到了斜對面的一個倉庫。記者看到,這里大約有3000多平方米,里面也堆放著幾大堆化肥,一些化肥包裝袋上有一層灰,有的部分還發黃。

也許是好久沒有打掃了,地面上也有厚厚的灰,人一走動,地上的灰層就會帶起來,空氣中散發出一股霉味。房頂頂棚鋼架已經生銹,塑料頂棚有的地方已經破爛,漏風。記者注意到,倉庫里面的機器設備更是銹跡斑斑,有的用手一觸碰,鐵銹就會掉下來

負責人告訴記者,半年前就停產了。現在化肥行業不景氣,生意很難做,尤其像她們這個只有20多人的小廠更是難以支撐。

山東旭洋肥業有限公司負責人:現在不像往年了,今年完蛋了。已經三四年沒賺錢了,沒辦法了。上去下不來了,不干吧,還有貸款,干吧,掙不了多少錢!

這家公司的情況如此,那別的公司呢?隨后,記者來到了附近的山東方正化學工業有限公司。公司大門緊鎖。門上這把生銹的鎖,似乎在告訴我們,這家公司早已停產關門、人去樓空。

順著大路往里走約20來米,記者看到鐵欄桿旁邊還有一間小屋,旁邊幾只圈養的小鳥在嘰嘰喳喳叫著。一打聽,住在這里的大叔,原來就是方正公司專門請來看門的。看門人告訴記者,這里已經停產一年多了,60畝地都閑在這里。

央視財經記者在臨沭縣采訪中了解到,像方正公司這樣關閉倒閉的化肥企業還有不少,有的甚至在幾年前,就辦不下去了。山東富農達化肥有限公司也是這樣一家已經關門倒閉的化肥企業。

記者在現場看到,公司大門同樣是“鐵將軍”把門,在另一個大門口,同樣是大門緊鎖,上面寫著售草雞蛋、草公雞和聯系電話。一個化肥企業為什么變成了一個賣雞蛋的地方呢?看門的大爺道出了其中的原委,原來,富農達已經關閉3、4年了,這里的雞和雞蛋,是他和老伴兒看空著這100畝地,便干脆利用起來養雞,掙點錢,貼補家用。

不僅如此,這家公司還陷入了拖欠工資的官司,被一位叫王夫光的員工告到法院。記者也輾轉找到了這位曾經在富農達公司做過銷售員的王夫光。他告訴記者,從2011年開始,他就在富農達公司做銷售員,剛開始還不錯,公司年產3、4萬噸復合肥,銷售也挺旺,他每月工資加提成,能拿到5、6千元,在當地還算不錯的收入。但是好景不長,兩年后,公司就出現了拖欠工資的情況。

原山東富農達化肥有限公司銷售員王夫光:到了2012年的下半年,這個資金趕不上了,就是說這個工資也不發,山東富農達欠我工資8萬塊錢。

除了拖欠工資外,王夫光說,還有一筆客戶買化肥的17.2萬元貨款,錢匯款給公司后,公司不但沒發貨,而且還不退錢;最后還是他自己東拼西湊找人借了17.2萬元,在別的企業買了化肥發給客戶的。但這部分自己墊付的錢,富農達公司至今也都沒給他。

王夫光:受害的客戶和業務員不低于30人,我們一塊到臨沭縣人民法院起訴,資金總的資金不低于2000萬元。

這幾家關閉倒閉的化肥企業,讓人唏噓感慨;而當地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還有一些化肥企業表面上看還在運行,實際上經營已經很困難了。像山東春雨肥業有限公司,業內都知道已經停產了,但這里的工作人員,對外卻是另一種說法。

山東省臨沭縣經濟貿易和信息局肥料產業整合提升科科長王金部:現在得說,是有二三十家了,關閉的。它的產能都不大,有個五萬噸或者十萬噸。

化肥行業產能9成過剩 價格戰惡性競爭拖垮企業

從記者在臨沭的調查來看,最近幾年,當地的一些中小化肥企業出現了比較嚴重的虧損,這是造成當地超過一半的化肥企業倒閉停產的根本原因。那么,臨沭化肥企業的遭遇在整個行業到底是個例還是共性呢?化肥行業不景氣的背后深層次原因又是什么呢?

臨沭縣經信局肥料產業整合提升科科長王金部告訴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記者,當地關閉的化肥企業,一般都是年產值在2000萬元左右的中小企業。化肥生意不好做,最主要原因還是,我國化肥產業整體產能過剩,也就是說,產量遠遠超過了市場需求。那么,目前這個問題到底有多嚴重呢?中化集團是我國最大的化肥進口商、最大的化肥生產商之一,企業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直言,這是一個棘手的嚴峻問題。

中國中化集團公司農業事業部總裁覃衡德:那我們也有些數據,比如到2015年底,整個化肥行業的產能過剩,是超過了百分之九十。整個化肥行業面臨的挑戰是不容忽視的。

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,上個世紀90年代中后期,隨著農業現代化進程加快,化肥的需求量出現了前所未有的井噴,產品供不應求。以山東臨沭縣為例,臨沭由于一面靠海,水資源豐富,加上當時做化肥門檻低、技術粗放,從最初的幾家,年產量不到5萬噸,短短十年時間,當地就迅速發展到上百家化肥企業,產能達到6、700萬噸。原來做機械的,做房地產的,甚至拉板車的,都加入了這一行業,可市場銷售量只有100多萬噸。這個時候,產能過剩問題就突顯出來。隨后幾年,在市場競爭和當地政府的調整下,目前還有大約40多家化肥企業,中小企業減少了,但大企業的產能仍然在增加。

 

 

業內人士:為了拿到這個訂單,成本價是2000元每噸的話,他們都保成本價,甚至低于成本價,進行一個惡性的競爭,制約利潤的下降,以至于近幾年整個化肥行業虧損嚴重。

根據國家的數據顯示:2016年,氮肥行業主營業務收入2235.5億元,同比下降12%,全行業虧損222.8億元,較2015年增虧193.9億元,行業虧損面50.7%;磷肥行業主營業務收入1097.5億元,全行業利潤6.4億元,大幅下降71.7%,行業虧損面26.9%;鉀肥行業主營業務收入309.1億元,全行業利潤24.3億元,大幅下降40.7%,行業虧損面34.2%。

化肥用量降低三分之一,產量翻一番 新型化肥大顯身手

在我國,化肥行業發展已經超過20年,從一哄而上產能過剩,到現在正經歷環境、需求等制約,整個行業面臨嚴峻挑戰。

根據信息顯示:我國農作物畝均化肥用量21.9公斤,遠高于每畝 8 公斤的世界平均水平,是美國的2.6倍,歐盟的2.5倍。而大田糧食作物的氮肥、磷肥和鉀肥利用率低,分別為 33%、24%和 42%,均遠低于農業發達國家水平。

2015年,出臺了《到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長行動方案》,力爭到2020年,主要農作物化肥使用量實現零增長。那么在這樣的大環境下,我國的化肥產業到底該如何突圍呢? 一些龍頭企業意識到只有通過轉型升級才能推動行業化解過剩產能、調整產業結構、提高核心競爭力。緩釋控肥是他們正在研究的新方向。

緩控釋肥,是一種新型的高效復混肥。簡單地說,這種肥料外面包了一層高科技的膜,它能夠根據農作物的生產周期,按一定階段,把肥料一點點緩慢釋放出來,與普通肥料相比,肥料的利用率更高,農作物的產量也更高、品質更好。

施肥量減少了,總的成本沒有增加,而且,又減少了一次施肥的這個人工;同時這個每畝田的這個產量,又增加了10%到20%的一個情況,這樣既增產增收,又減少了人力的成本。

 

復合肥料國家工程研究中心高級農藝師芮文利:像硫酸鉀肥料用的太多,這種肥料都是酸性肥料,用多了以后土壤一是板結二是酸化。

從肥料制造商轉型成為“制造+服務”的作物營養解決方案的提供商,化肥企業正是希望通過打通農化推廣服務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讓村民、種植戶增產又增收。像山東省平邑縣種植的大櫻桃,同樣的品種,在使用高效化肥和整體技術配套服務后,收成大不同。

 

中化化肥有限公司山東分公司總農藝師王寶杰:你比如說我們今天需要澆西紅柿,澆4畝西紅柿,我1畝地需要十斤氨基酸,4畝地需要40斤,我在這個地方把它們設定完成,然后通過我們這個,這樣把它重種好以后,把它打到地里去。

眼下正是春耕時節,山東省安丘市長生源生態農場種植戶丁俊士兄弟兩正在承包的200多畝蔬菜大棚里忙著。過去一畝地大約用100來斤化肥,現在用30多斤化肥就行了,化肥用量一下子降低了一半多。

 

半小時觀察:

現代農業的發展離不開肥料產業的支撐,然而當前化肥需求量在下降,價格也在下降,企業虧損已經成為常態,因此對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化肥行業當下最重要的課題。

加快淘汰落后產能,加快培育新的戰略性增長點,大力發展高效低風險的新產品,從“制造”走向“智造”。與此同時,還要加快創新農業服務新方式,要由單純的提供產品向提供產品、技術服務的整體解決方案轉變。只有這樣,“四面楚歌”的化肥行業才能打贏這場突圍之戰。

2017/04/19|Categories: 行業視野|0 Comments
我要咨詢
close slider



做中央空调承包赚钱 炒股app排名 时时乐上海开奖走势图 我在神来棋牌玩游戏 今晚结果开什么持码 贵州快3预测三同号 在家可以做什么兼职赚钱 五不中中不中都赚钱 全民捕鱼技巧视频教程 贵州11选5前三直推荐 天津棋牌游戏?